挂牌

记者亲历]人民法治网独家:疯狂的传销在合肥遍

更新时间:2019-06-15

  人民法治网合肥10月9日讯(实习记者郭慧婷)近年来,以“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等方式组织传销的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记者就与安徽合肥的一个传销组织进行了一次“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小杨是记者的高中同学,她在记者的高中生涯中算得上极为要好的同学之一。因为在不同城市上大学,联络也减少了许多,但是那份纯洁的友谊至今珍惜。今年的5月份,小杨打电话问记者工作怎么样?老同学几年没见了,想叫记者过去安徽散散心。电话中一再强调那里的环境不错,一起观光旅游。怎奈,由于一直忙于工作,相见的事情就推到了这个“十一”长假。

  2日下午,记者坐上了去往合肥的列车,开始了一次“非常之旅”。3日早上到了合肥之后,在高铁站,当小杨接到记者的时候,彼此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相互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一抱,抱出了几许往事,让二者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很近……

  在出租车上与小杨交谈时,记者问其工作的地方在哪,离住的地方远不远?工作顺不顺利?等等这些再平常不过的家常之事。谁知,小杨的一句回答,令记者顿时哑了火。“玩就是玩,不要提工作好吗?”小杨说。原以为就是想让记者放松,事后得知,其实小杨是怕引起作为老同学的记者的怀疑。那便是,对于工作,提的越少越好。

  到了位于合肥的一处名为滨湖世纪城的住处,小杨对记者说先打个电话,问下合租的在不在家?这一看似平常的话语,立即引来记者的疑虑。记者便问小杨没有钥匙吗?小杨的回答显得很是随意,推说忘记带了。随后记者便跟随小杨一起走上了该楼盘的29层,等同屋的人回来。

  当记者听到电梯声响后,令记者大为惊讶的是,竟然看到了自己高中同学小王。正是这个小王,在此前,他也邀约记者去合肥看所谓的音乐节,还有当时被记者误认为是合租的同屋——“鹏哥”……

  在合肥遇到两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当时真的令记者甚是开心。特别是当听到他们说还有两三个同学也在合肥,过几天见也见面,记者更是高兴。就这样,吃完午饭,记者被包括小杨在内的一行人等带到外面去玩。

  时间大致是下午两点多,记者一行坐公交到了市中心,其中的“鹏哥”,不知何时联系到了一辆黑车,在记者等人下公交的地方接站。随后上车继续前行,期间,他们三个让记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声称“我们都玩过了,就是陪你玩的,坐前面视野广。”

  车子开动后,司机开始一边让记者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给记者介绍到,“来了安徽要三分看七分悟,‘安徽名人馆’,谐音‘安徽没人管’”。当记者被带至“安徽名人馆”后,观看了安徽的历史发展沿革。就这样,走马观花式的参观后,小杨他们又把记者带到由万达集团创建的大型游乐场及一座造型像个大鼓的售楼处参观。

  在上述地方,小杨等人开始给记者讲述各种建筑,如“‘天鹅湖的垃圾桶’独具特色:形似人物头像,眼睛和耳朵都是打开的,唯独嘴巴是封上的,告诉你在这里要多看、多听、少开口!”“‘潜水艇’暗含新生事物刚露出头角。”云云。当走至有三棵桂花树的地方时,黑车司机开口称,“安徽出了三位国家领导人,他们是我们安徽的贵人。好好看,好好悟。”

  在那个被赋予“天鹅湖”的地方,只见旁立一个警示牌,“水深3.5米,危险!”这个警示牌,被小杨解释为,寓意为“宏观调控”。天鹅湖边优美风景照片,小桥、流水、堤坝弯道,被注明柳树,寓意“是留还是溜,由你决定”,“听话照做少走弯路!”……

  就这样一圈看下来,记者等人回到住处时,已是晚上十点多种。后经记者粗略计算,类似对合肥景点建筑寓意的,共有50余处。

  传销人员:渡江战役纪念馆和胜利塔——从某角度看,渡江战役纪念馆和胜利之塔合起来就是个中国的‘中’字”,“不平整的石块铺成的是三条坎坷的道路”,指中央暗中支持。人民法治网/发

  在小杨等人“导游”的过程中,记者已发现不少疑点。先是他们出来的时候说钥匙放哪,一会“阿姨”还得回来。说明他们就一把钥匙。在此之前,小杨告诉记者说钥匙忘带了;再有就是“住处”没有无线网络。他们对此给记者的解释是,才搬过来没多久。试想,一群年轻人在一起住,没有电视,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也没有无线网络,对于现在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来说,找房子住肯定要把这个问题考虑进去;再有就是在小杨等人带记者“闲逛”的时候,一会儿电话响,一会拿上手机发消息,三个人轮番陪记者聊天,不免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报备记者一行的行踪。

  当晚回来,记者就找小杨和小王谈起此事,问他们是不是在做传销?刚开始他们装着听不懂,后来当记者明确告知广西的北海有类似传销活动,现在几位同学约记者来合肥,特别是当上了那辆黑车,便已感觉不对劲,这其中,必然是有目的的。由于记者之前了解过这方面的报道,所以有所警觉。记者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小杨等人认为能在一两年内挣上千万,认为是好事,想让记者和他们一起挣大钱。

  就这样,见记者显得甚为平静,小杨等人便说,次日带记者了解“生意”(在那里他们把传销统一叫做生意)。记者就此见机行事,便同意了。记者考虑,先顺着他们,因为毕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处观察着记者的一举一动。

  次日一早,小杨说带记者去见见朋友。原以为大家可以一起看看电影,聊聊过往,聊之前发生在高中时代的美好回忆,可是一切却都变了。

  早上8点多吃完早饭,小杨和“鹏哥”带着记者,来到了对面的一个小区,敲开了一扇门。里面只有一个人,25岁左右的南方女孩,说话秀气,语气娇羞。记者怎么都想不到,像这种看起来温柔娴淑的女孩子会出现在传销组织里。

  扎开始,大家都东聊聊西扯扯,虽然记者心里已有七八分肯定了他们在做什么,但是,不到最后,依然不能掉以轻心。聊着聊着就开始上升到时事、国家政策,新区的开发,再接着就是长三角、珠三角、西部大开发,海西沿线经济圈这一系列的大问题。直到这个女孩儿讲到这里的时候,记者已经完全笃定,这就是一个有计划、有预谋的传销组织。可是此时的记者不能走,不能轻举妄动。因为记者还不知道这外部的情况如何,所以也就耐着性子跟这个女孩儿继续交谈了下去。

  兜兜转转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她终于进入了正题。然后拿出了一张纸,开始在上面讲“终身份额制”“五级三晋制”等等。说出了投资3800(一份),收入381万,投资69800(21份),收入1040万的这个概念。

  第一步,先要缴纳69800元,获得入伙资格,并升级为部门主任。第二步,在入伙次月,“组织”会退还19000元,作为前期运作资金,实际“投资”50800元。第三步,出资之后,记者需要发展三名新人,他们同样要投资69800元,自己即升级为经理。第四步,3名下线名新的下线元,如此反复,当发展的总人数达到29人时,即升级为老总,每月获得6位数以上的工资。

  综上所述,该组织的行为完全符合传销的形式。记者了解到,我国在《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其目的是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1998年4月21日,中国政府宣布全面禁止传销(《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

  记者当时听的很认真,想要极力找出他们的漏洞,同时是想记住他们这个模式,以方便出来之后,能够更好揭露这个“骗局”。

  在女孩儿讲完的以后,因为喝了很多水的缘故,记者去厕所方便,对方特意跑去厕所外等候,估计小杨等人怕记者通风报信。当记者说想带走女孩儿讲的那张纸,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的时候,他们说下面还会有人给记者讲,慢慢就清楚了。这是行业秘密,不允许外带。

  就在记者以为听完这节课就万事大吉可以解脱的时候,他们又把记者带入了另一栋楼的另一家。这是一个晋城男人,年龄应在40多岁左右。长得高大,看起来朴素老实,绝不是我们想象中那种唯唯诺诺的传销组织人员。香港???

  该男子开始从记者的情绪讲起,说记者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还能如此坦然,然后再说出他刚入行的一些经历,以用来获取记者心理上的认同感。接下来跟前面那个女孩儿一样,拿出纸笔开始讲述他们所做这一行和传销组织的区别,说明了来去自由,随己意愿,并阐述了“异地操作”的可行性,反驳了与传销组织“金字塔模式”和他们“等腰梯形模式”的差异,以及“终身责任制”这一保障可行性的观点……

  罗列出了大约14条左右的与传销模式的差异,用来佐证他们所从事的这一行业不是传销,而是国家秘密扶持的一项虚拟经济增长模式,其目的是为了增加消费、扩大内需,培养“现代化商人”,打造一批有头脑,有胆识的“红顶商人”,以及扶持中产阶级家族财团,用来更好的保护民族企业、民族资本,并进一步消除两极分化,拉低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这一目标。

  人民法治网记者注意到,该团伙有一句口号:“打造一批有胆有识有魄力的现代化商人,组建一批家族性财团共同抵制外货”,这句话被该组织头目解释为国家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然后把国家领导人的讲话直接掐头去尾,扭曲事实,说的像连国家都在暗中支持的一样,把合肥的建筑跟他们的“传销”联系在一起。

  传销人员:万达城大鼓(里面有29个小鼓)——指29个份额,也是指29个股东 人民法治网/发

  事后回想,说了那么多,这些乍看合情合理,逐一推敲都是漏洞百出的谬论,怎么足以说服?

  其实从第二家走出来的时候,记者就决定了第二天要离开这里。记者并不是害怕在接下来几天的洗脑过程中,会成为他们的一员,也并不是担心他们会对记者做什么。依目前的情形看,他们确实不会伤害到记者,记者也有足够的自信,不会深陷其中。

  但是,当记者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是深深地失望。因为记者的好朋友已经深陷进去,甚至感觉他们变了个人,记者不知道要如何去跟他们相处。同时,记者也没有一点儿把握能把他们拉出来,因为小王已经做了一年多,大学没上完,退学了;小杨也是保留了学籍,已经做了几个月,思想已经完全融入那种环境。这些人。记者说什么,他们都会反驳你,由此,便也没有了再在此处待下去的意义。

  在与他们的交谈中,记者获知,在合肥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员,现有200多万人。

  下午,记者不想再去听了,可是他们还是用情感说服记者,无奈,记者又硬着头皮从3点熬到了5点多。那天晚上,记者告诉他们说听完课,第二天就要离开合肥了。他们得知这一消息。马上说“这个得了解5到7天,你还没了解清楚就走呀?”记者明确告知自己心里很清楚,而小杨却说记者自以为是,都不听听别人的讲解。由此,还是一个劲劝记者,认真考虑下。

  记者认为,有必要留下来完全去了解他们所做的事情,不想记者误会他们。然而,一言不合。大家还是发生了争吵。随后那个所谓的“合租阿姨”进来说,她其实是记者高中同学牛牛的妈妈,说牛牛和他爸爸都上老总了,现在大变样,见见牛牛,老同学见个面吃个饭再回吧。因此,记者为了更进一步深挖该组织的真实内幕,便答应了下来。

  5日早上没有他们的消息,也没说什么时候见,记者就在10点多问小王,他说他们的级别太低,下级不能给上级打电话。随后记者就拿着东西借故要走,牛牛妈妈随后拦住记者,说打电话问问。

  据了解,牛牛说当天中午没时间,得下午。记者以票都买了,中午能见就见,不能见就下次有机会再见为借口,想尽快离开。临近中午,牛牛和其父亲在饭店安排了饭局,叫上了记者的三个同学一起共进午餐。

  刚进去坐下,牛牛的父亲就从包里掏出两盒中华烟,给了两个男同学,小王和小胤。看他们从上到下的名牌,牛牛故意问记者“我有没有什么变化?”记者出于礼貌,回答道“听说你不一样了,当老总了”。就这样,随后还是转到了“正题”——“自愿连锁经营业”的问题。牛牛又开始说他买了几十万的奥迪在饭店外面,打算买房云云,以此来传达一个信号,他挣大钱了。

  待下午3点多,大家一同出了饭店,香港特马记者看到了他的奥迪车,就此别过。小杨和小王,还有一个叫小胤的一起送记者登上了北上的列车。在等车时,记者问小王做得怎么样,他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但是一口咬定,前景无限美好。记者也就没再说什么,礼节性地拥抱,表示再见。

  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每个人都想拥有金钱,它可以带给我们美好的生活,而得到金钱的方法会直接关系到所付出的代价。人不能受金钱的摆布,成为金钱的奴隶,做贪欲的傀儡。否则,只会使你深陷泥潭,难以自拔。无论你的学历高低,见识多么广博,只要你对金钱贪婪,有一夜暴富的心理,必定会掉进设计好的圈套。

  经书中云:“一无所求,对欲望所在之处不发一语”。意思是说,人要知足,对于欲望的追求,不起动念,唯有如此,才能活在宁静与喜悦之中。

  当今时代,我们的生活节奏与社会发展速度一样快速而多样。我们要承受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而工作上的压力无疑是最主要的压力。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只有勤劳苦干,才能收获到真正的好成绩,才能在工作岗位上有更好的表现。

  我们都希望自己的事业能有所收获。而希望与现实常常是相互矛盾的,我们周围的许多同志常常夸夸其谈,吹嘘自己的打算有多么伟大,而没有落到实际行动上。

  古人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试想没有前期的磨练和日积月累的实干,怎能有好的成绩。当然,我们的生活中,有那么一些人,喜欢投机取巧,不靠真实的劳动来获取利益。而这样人,往往会自食苦果。勤劳刻苦,诚实守信,对我们的工作生活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只有踏实工作,勤劳努力,才能有所收获,得到大家的认可。

  据了解,传销里学生及刚毕业大学生人数占到三成,利用学生涉世未深、思想单纯等心理,以高额报酬的手段引诱学生参与传销等问题。警示我们要加强防范意识,提高警惕,既要远离非法传销,又要防止被不法之徒利用,成为传销和变相传销的工具,增强法治观念和自我保护意识。”

  坐上返程的列车,记者明白大家相隔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年岁渐长,已经没有说教别人的欲望,也不想被别人说教。大家皆是从一个原点出发,已经走向不同的方向。可能任何一个话题都能让许多人产生强烈的分歧。有些分歧可能谈谈就过了,而有些分歧,可能让你难以释怀。有些人,我们干脆就不交流吧,那就彼此相忘于江湖吧。

  记者在顺利返京后,已第一时间向合肥市公安局报警。对于此事件的进展,人民法治网将予以持续关注。

  《禁止传销条例》已经2005年8月10日国务院第101次常务会议通过,自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

  为了更有效地打击传销违法犯罪活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月28日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罪”。

  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人民法治》杂志、人民法治网联合推出新闻线索提供平台,您可将新闻线索发至邮箱:,也可拨打新闻热线即可将您手中的新闻线索第一时间反馈。我们将第一时间派出记者调查事件、报道事实、揭开真相。)


香港挂牌正版正挂更新|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现场报码| 天下彩票开奖结果| www.499077.com| 马会挂牌系列|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免费| 白小姐一肖中特诗| 神驹高手论坛| www.79118com.com| 香港一码高手论坛|